行业动态

【税收舆情分析】


录入时间:2013年10月21日
    为积极稳妥化解钢铁、水泥、电解铝、平板玻璃、船舶等行业产能严重过剩矛盾,指导其他产能过剩行业的化解工作,国务院近日印发《关于化解产能严重过剩矛盾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指导意见》要求完善财税支持政策,落实有保有控金融政策。
   《指导意见》指出,中央财政加大对产能严重过剩行业实施结构调整和产业升级的支持力度,各地财政结合实际安排专项资金予以支持。中央财政利用淘汰落后产能奖励资金等现有资金渠道,适当扩大资金规模,支持产能严重过剩行业压缩过剩产能。完善促进企业兼并重组的税收政策,鼓励企业重组,提高市场竞争力。对向境外转移过剩产能的企业,其出口设备及产品可按现行规定享受出口退税政策。修订完善资源综合利用财税优惠政策,支持生产高标号水泥、高性能混凝土以及利用水泥窑处置城市垃圾、污泥和产业废弃物。
   《指导意见》要求,对产能严重过剩行业实施有针对性的信贷指导政策,加强和改进信贷管理。对未取得合法手续的建设项目,一律不得放贷、发债、上市融资。依法保护金融债权。鼓励商业银行按照风险可控和商业可持续原则,加大对产能严重过剩行业企业兼并重组整合过剩产能、转型转产、产品结构调整、技术改造和向境外转移产能、开拓市场的信贷支持。对整合过剩产能的企业,积极稳妥开展并购贷款业务,合理确定并购贷款利率,贷款期限可延长至7年。大力发展各类机构投资,鼓励创新基金品种,开拓企业兼并重组融资渠道。加大企业“走出去”的贷款支持力度、适当简化审批程序,完善海外投资保险产品,研究完善“走出去”投融资服务体系,支持产能向境外转移。(摘自人民网)
 
财税改革:新一轮改革的“牛鼻子”
  李克强履新以来,提出“改革是最大的红利”,启动简政放权,实施财税、金融改革,明确了深化市场经济体制的改革路径。
  其中,财税体制改革上行承接国家宏观运行、下行对接公民基本权利,又因其温和、可操作的改革路径,成为新一轮改革中的“牛鼻子”。
  “财税改革本质上改的是国家和纳税人关系;中央机关和地方机关的关系;立法机关和执法机关的关系,这三个关系归根到底是市场与政府的关系。”中国财税法学研究会会长、北京大学财经法研究中心主任刘剑文教授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专访时说。
  推动财税体制改革,如房产税扩大试点、三公经费、预决算公开、税权收归人大、预算法修改等各类改革深水区的问题都呈现出盘根错节、彼此牵制的困境。财税法治成为各个力量理性较量的必然选择。
 “财税制度过去过分强调宏观调控。财税法本身是公共财产的问题,涉及如何保护公共财产。通俗的说法是公款如何收、支、用。”刘剑文认为,从法治视角看,财税制度不仅具有调控经济、组织分配的工具性功能,更是借助财政制度的收、支、用,推动了财产权利与财政权力的协调和均衡,尤其是可以保障处于弱势地位的私权利免受公权力的随意侵扰。
   在这个意义上看,财税制度最本质的功能是组织收入、分配财产。也就是收入分配制度。宏观调控只是财税制度的辅助功能,当下却成为其主要功能,这不利于市场经济的深化发展。
   财税制度如何推动市场化程度的加深,刘剑文认为,可分解为两个角度理解:税收法治推动市场化程度的深入与财税制度本身如何能够适用市场。
   以房地产市场价格为例,房价是市场问题,让市场自身解决。政府惯于并善于用行政主导的方式,正基于此,十八大提出要“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刘剑文表示,中国的经济改革,特别是财税改革要有“三维思维”:
   首先是行政思维,就是我们强调的政府。其次是法律思维,改革触动的是利益关系,这需要用法律来规范。第三也是最高的层面即宪法层面。财税改革要解决的是国家和纳税人的关系、中央与地方的关系、立法和行政的关系。这些关系的解决都要回归到宪法的层面来解决。
   刘剑文支持立法部门主导的房产税改革。他认为,由行政主导的房产税改革试点并未取得预期效果。运用行政手段很可能会造成两个后果,其一,效果不好,民众不理解不接受,行政方式已为此付出了相当的代价。其二,很多人对合法性提出质疑。
   改革,强调的是协同。财税改革要放在整个改革中来看待。财政制度改革不仅是经济问题,也是政治问题、社会问题,更是法律问题。
   关于未来税法改革的方向,刘剑文认为有以下几点:
   首先是市场化趋势:税收立法与改革开放本身就同步进行。在改革开放之初,为了配合吸引外资,确立对外商企业征税的依据,于1980、1981年先后制定了《个人所得税法》、《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所得税》等税法。
   在当下,税法同样要适用于市场经济的发展,为所有的市场主体创造公平竞争的环境,要解决政府和市场的关系,比如,哪些是国家做的事情,哪些是企业的事情;财政制度和改革如何发挥作用;纳税人增税的边界何在;如何能够推动市场化程度的加深;如何更好保护市场主体的权益等。
   其次是国际化趋势,经济全球化趋势要求资金、贸易的自由流动,这需要税法作出针对性调整,从而维护国家和国民的合法权益。
     再次是法制化趋势,法治强调秩序。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条件下,依照法律形成纳税人、国家与纳税机关之间的良性互动机制,依法征税、依法纳税,最终实现公共产品的生产与消费,税收法治也就将成为构建法制社会的突破口。(摘自《第一财经日报》)
 
税务总局专题调研生活服务业企业税费负担
    生活服务业对于方便和丰富人民生活、增加就业、促进经济发展和维护社会稳定,具有重要作用。为把教育实践活动“服务税户”的要求落到实处,税务总局对生活服务业税费负担进行专题调研,并于9月24日和29日先后两次邀请北京市生活服务业8个具体行业部分企业负责人及财务人员,座谈企业税费负担等问题,取企业对于当前生产经营状况的介绍,了解所面临的经营困难以及需要税务部门服务和税收政策支持的意见和建议。税务总局党组副书记、副局长解学智,总局党组成员、总经济师汪康与纳税人进行了面对面的交流,并认真取纳税人意见和建议。税务总局政策法规司、货物和劳务税司、所得税司、财产和行为税司等相关司局,以及北京市国税局、地税局相关负责人参加了座谈。
    生活服务业包括餐饮、住宿、家政服务、美容美发、沐浴、人像摄影、洗染和家电维修等8个具体行业,以小型微型企业和个体工商户居多,属于劳动密集型企业。在生活服务业税费负担专题调研中,企业普遍反映,在经营过程中所需缴纳的税款与各项政府收费近年来变化不大或略有降低,对企业经营业绩的影响相对较小。但是,企业经营状况不容乐观。由于生活服务业一般设在居民区或者商务区等人流密集区域,房屋租金较高,近年来又不断上涨,而且相比其他城市,北京的人工成本普遍较高,工资水平居高不下,这两大因素导致企业经营利润大幅下滑,甚至较大面积亏损,经营较为困难。因此,急需国家加大政策扶持力度,如在税费负担上给予适当减免,进一步改善企业经营环境,降低企业经营成本,促进生活服务业企业发展。
    按照国务院领导指示,税务总局目前正会同有关部门进一步研究和完善支持生活服务业发展的税收政策建议,力争为生活服务业发展营造更加良好的税收环境。
                                                                                            (摘自国家税务总局网站)

服务项目 | SERVICES

返回顶部